真不错,我可真怕人给枪去了呢。这次那些先

亮时,霹西早已准备好了早餐,Ala吃过又要去上学,
天亮时,王姐爸他们三个过来叫门,他们还没醒。王姐听见,起身开门,阿拉却不肯起,见姑爸进来,便“Hello”一声,算招呼了。
天亮时,有许多女孩来,因为丢了Ala,柏敏也不见了。
天亮,吵架倒也没什么,可邓萍暑假打工两个月,大错少有,小错不断,王姐若找她麻烦,丢了工作倒是小事,工钱可就泡了汤。王小燕担心不无道理。
王姐睡得很沉,隆着大肚子满脸是笑,Ala在她脸上吻了吻,听到岳父母上了楼,溜到了筱翠的房前,敲了几下门,却发现虚掩着,推开进去了。筱翠睡得正香,Ala轻轻过去,刚要动作,她却睁开了跟。
王姐说:“我们都上去呗,手泡鼓了。”
王姐听他又夸阿桂,抢白他:“她哪里是正经人,钱来得也不是光明正大,一个大闺女还整天偷我的男人……”
王姐妩媚地笑了:“别折腾他了。天黑了,让他睡吧。”
王姐捂住了他的嘴。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。
王姐吓得捂便是这种人,这也许正是我成功的原因。中国一个人是龙,两个是熊,三个是虫。我就不明白,你们几个怎么能团结得那么紧,中国人都是这样,就会天下无敌的。”
王先生进来了:“Al,你让她睡一觉。你也早些歇息吧!”
王先生惊讶地看着他动作,禁不住称赞:“好小子,你哪里学的?”
王先生哭笑不得。闷声说:“走吧,小子。”
王先生脸上一红:“没有办法,否则我们怎么维持收支平衡?”
王先生任董事长,阿桂和陈先生当选为副董事长,王先生提议由Ala做总经理,立即遭到一片非议,都认为A1a太年轻,简直胡闹,后来,王先生、陈先生和阿桂一再坚持,并把“曼迪”的例子说给他们,居然通过了,又有经理若干,皆是以前企业界有影响的人物。
王先生说:“今天你们都不要回去了,在这里吃。”
王先生四下看了一番,极是满意。这个厂可以说当初是他白捡的,几十万,现在每年就赚上百万。机器是原有的,工人除了几个技师外都是本地的,工资很低,现在看来,厂子发展潜力很大,可以说,中国人在生意上就很有一手,印尼人就不行,印尼人不屑地称中国人是“会赚钱的两脚动物”,可说实在的,印尼倘若没了这“两脚动物”赚钱,它的国民经济也便立刻瘫痪了。
王先生送走Ala,便匆忙打电话告诉了邝妹这一切,邝妹她们立刻猜出田颖出了事,打电话去济南一问,果然Ala到过,但此后就不见了人影。很快又在报上看到大连一起杀人案,凶手的照片正是Ala!“曼迪”所有的人束手无证,最后想到了阿桂。
王先生同章后,Ala便把王姐送到马来管理服装厂。她向来就是好手,工作便很出色。
王先生心底禁不住升腾起一阵恐怖:这样的年青人,太可怕了,可他恰恰与自己较劲,自己必败无疑了。他是自己的女婿?他不敢再想下去。
王先生也说,“隔了二十多年,没想到还是那么甜。”他索性说:“我也来一段《智取威虎山》。”
王先生又去找柏敏,让她回大陆。给她一百万。柏敏什么话不说,只是哭泣,Ala晚上回来,她却什么也不肯说,米拉告诉了Ala,Ala沉默了。
王先生悦:“这话真不错,我可真怕人给枪去了呢。这次那些先生太太见我找了这么个才貌双全的女婿,羡慕得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呢。”他满脸自豪地看着Ala。
王先生再也不能坐视Ala的跋扈了。他的部下,许多以前的有功之臣都让A1a采用卑鄙的手段挤掉了,有的甚至被“发配”到大陆或南美洲。但他又无法公然反对,所有股东的一片喝彩声里,连同这十多年一直同他保持统一的陈先生也拥护Ala了。他自己并非不欣赏Ala的能力,只是他不能容忍Ala的放肆。更不能接受Ala那大刀阔斧地对企业改造,将他多年的心血浪费掉。许多经验是他多年实践得来的结果,却被Ala撕掉,换上一种他不易辨认的文字。
王先生早已来了气:“这哪像个总经理,简直是昏蛋。”他要过方案看了,也是选中了第一个,但为了显示他的威信,便用第二个,又说:“你瞧你,不懂装懂,这样下去,怎么成?”
王先生着了急:“Al,你到底说话呀!”
王先生正在门口等他,脸上的喜悦几乎无法形容,见Ala来,便话语不绝:“本来没想到这么顺利,就没通知你,可是,才刚四个小时,就生下来了。是个大胖小子,和你一个模样……”
王先生只得起身告辞,Ala忙忙火火地遣了出来,恋恋不合地拉着王先生的手。“怎么能不吃饭呢,以后再来啊。”
王先生终于忍不住问,“你整天学经济,哪来这么多时间?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