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的笑容,“白总,这就对了嘛,我

资两百万设立扶贫救助基金的事说了。
林小雅当场戳穿了他的谎言,“白总,你真是奸商,和我也不说实话。如果是你安排的,陈明丽能不告诉你喝咖啡的宏达宾馆?还让我通过文山去查!”
林小雅道:“白总,这么说来,你从来就没相信过他们这个钢铁项目啊?”
林小雅道:“我听她们办公室人说的。看来并不是你安排的,对不对?”
林小雅点点头,“所以我就想,当那位失业工人跳下来以后,鲜血肯定会把地上的雪染成一片艳红,我们对这个企业的收购竟然造成了这样的血泪悲剧!”
林小雅点点头,转身走了,走到门口,又站住了,回过头说:“白总,我刚才在楼下大厅见到陈明丽,她好像很不高兴,我和她打招呼,她爱理不理的!”
林小雅点了点头,当即请示,“那么,补助标准怎么掌握?”
林小雅点头应着,出去了。白原崴看着她美丽的背影,目光停留了片刻。
林小雅点头应着,款款向门口走了几步,又想起了什么,回转身说:“哦,白总,陈总,银山常务副市长宋朝体来了个电话,想在明天约您二位吃顿饭!”
林小雅反驳说:“文山也是中国吧?我看文山的市长书记比他正派得多!”
林小雅反应灵敏,“白总,那我就回绝宋市长,就说您这几天有安排了!”
林小雅感叹起来,“这可真是中国特色,简直匪夷所思!怪不得有人说中国的市场经济是权力经济呢!只要有权力的庇护,连受骗上当都能产生利润啊!”
林小雅看不惯这一套,回到金川宾馆,门一关,就对他嚷,“白总,你觉得这位章桂春能做朋友吗?这种无聊政客在西方国家只怕早被老百姓赶下台了!”
林小雅看了白原崴一眼,嫣然一笑,“白总,今天您的心情好像不错嘛!”
林小雅冷冷一笑,“未必!你们双方能合作到现在,是因为你太强势。你的强势在成全自己的同时,也成全了她,给她带来了不可想象的利益和财富。这种合作是狮子和兔子的合作,作为兔子,她当然要和你这个狮子好好合作了,哪怕心里再不满意也得合作啊,你不要因此就得出虚假的结论,以为这就是忠诚!”
林小雅脸上又现出了可爱的笑容,“白总,这就对了嘛,我们作为一个大型企业集团,就要有个美好的企业形象,决不能给社会一种为富不仁的印象!”
林小雅略一沉思,“白总,看来这个地方我不能呆了,不行我就离开吧!”
林小雅明白了,笑道:“白总,你又看到机会了?还想赚这笔土地差价呀?”
林小雅拿来了事先备好的五粮液和茅台,让方正刚挑。方正刚没再客气,挑了五粮液,反客为主,先敬了大家三杯酒,连不太喝酒的陈明丽也被迫喝了。
林小雅却笑不出来,“白总,你真是好可怕啊,都被中国特色修炼成精了!”
林小雅仍坚持说:“白总,你最好听我一句劝,还是放弃吧!就是从环境保护的角度看,这个项目也够麻烦的,在这种风景挺好的地方搞钢铁,也不知他们是咋想的?搞个欧洲小镇之类的房产项目还差不多!”
林小雅仍是不安,“白总,反正你警惕点就是,这个女人怕没那么简单!”
林小雅仍是不解,“白总,既然你已经有这个想法了,为什么今天不和吕书记、向区长说?还在那里大谈钢铁呢!哎,明天是不是和章桂春书记先说说?”
林小雅说:“可改变土地用途,银山方面会不会让我们补地价啊?”
林小雅说:“那就找章桂春书记嘛,金川区的新班子老班子都是他和市委安排的,他往哪里推啊?章桂春不是说了吗?为投资者服务就是为人民服务!”
林小雅说:“那你和伟业国际就不怕烫手啊?要我看,这就是火中取栗!”
林小雅说:“他们可以承担责任,但实际承担损失的将是我们伟业国际啊!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